蒋彦铭与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下称靖州县)飞山管委会尧管村10组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

蒋彦铭与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下称靖州县)飞山管委会尧管村10组买卖合同纠纷一案

原告蒋彦铭诉被告靖州苗族侗族自治县(下称靖州县)飞山管委会尧管村10组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于2008年11月12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由审判员陈松青担任审判长,审判员李凌松、陈建和参加的合议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曾小明担任记录。原告蒋彦铭及其委托代理人舒柱、被告靖州县飞山管委会尧管村10组及其委托代理人段军廷、吴茂胜、第三人吴永军、刘助德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蒋彦铭诉称,2004年1月17日,原告与被告签订了《活林木转让合同》,该合同第一条约定:甲方(被告)所有林地桃子冲、柿子湾、小桃子冲中间老古人工林地在内林木作价3.3万元转让给乙方(原告)。并在第三条明确了山场的四至范围界限。在该合同的第五条约定:限期至2006年底全部砍伐完毕,如至限期未砍完毕,剩余林木由甲方全部收回。为了进一步明确责任,2005年4月18日双方又签订了《关于补充尧管村10组林木转让的协议》,并在第二条约定:转让山场林木必须符合林业主管部门规定的采伐条件,如因政策性原因不能采伐的,本合同续延两年。根据上述合同,原告的砍伐期可顺延到2008年底。合同签订后,原告组织人员进山砍伐了100余方木材,后因林业政策的原因采伐指标未能落实,导致砍伐暂时停止。但被告却违反合同的约定,在2008年8月22日将卖给原告的林木又转卖给第三人,原告多次与被告协商,被告置之不理。为此,请求法院:一、确认《活林木转让合同》、《关于补充尧管村10组林木转让的协议》为合法有效合同;二、根据《关于补充尧管村10组林木转让的协议》第四条的约定,判令被告支付原告山价款两倍的违约赔偿款6.6万元;三、因被告违约应承担违约责任,另对造成原告延误的采伐期限,按合同约定的期限顺延;四、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

1、《活林木转让合同》一份,证明原告与被告签订林木买卖的事实及相关事顶约定。

2、《关于补充尧管村10组林木转让的协议》一份,证明协议约定如因政策性原因不能砍伐的,砍伐期限顺延两年,如果违约,由违约方赔偿对方两倍的山价款。

3、证人吴才登、陈勇的证词,证明补充协议的产生过程,并说明了是在原合同基础上产生的补充协议。

5、2006年4月24日GDYMSY00005林木、林地状况登记表,明确证实了原告对此山场的使用期限。

被告靖州县飞山管委会尧管村10组辩称,被告没有违约行为。事实与理由是:《活林木转让合同》第五条明确规定:被告不负责提供指标,原告须在2006年底全部砍伐完毕,逾期未砍伐完毕,剩余林木由被告全部收回。后双方因造林户的利益及砍伐后更新造林的问题发生纠纷,2005年4月18日,原、被告签订《关于补充尧管村10组林木转让的协议》,该协议第二条规定:如因政策性原因不能采伐的,此合同顺延两年。而本案在2004年至2006年底之间,国家的林业政策并没有进行任何重大变化,都是一样的,至于原告未申办到指标等原因而不能如期砍伐既不是属于政策性原因,也与原合同“被告不负责提供指标”的约定不相冲突。而且即使是因政策性原因,此合同续延两年,也不是原合同期满后再顺延两年,也只能是“此合同”即本协议顺延两年,即只到2007年4月18日止,被告方在2008年办理的湘林证字(2008)第5号《林权证》也充分予以了证实。因此被告在本案中无违约行为,而原告在不能提供指标的情形下,捏造政策性原因来要求续延至2008年底,无事实与法律依据,请求法院驳回原告诉讼请求。

傲成公司与仙桃顺发无纺布制品有限公司买卖和委托合同纠纷案

优鸿企业有限公司与湖北大秦酒水有限公司行纪合同结算纠纷案

许明与中国电子进出口武汉公司、武汉市广播电视局、武汉市银丰数据网络有限公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